梦无尘

笑笑家的小夢^_^
佛系写手
懶癌末期
有催更有文看
扩列→2074237175

关于吃橘子领悟的人生道理,又名:手黑

吃橘子的经验来自于我的怨念…对,我已经吃了好几天的酸橘子了🌚

-以下正文-

张佳乐最近收到了一箱来自自家母上寄来的橘子。
箱子一开有不少都已经成了非常均匀的橘色,这也表示这些橘子大概都是甜的。

……但是这个定理似乎在张佳乐身上不成立。

惆怅的张佳乐同学在连续吃了好几天的酸橘子后,秉持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伟大(划掉)精神,非常大方的分了一半的橘子给孙哲平。

孙哲平沉默的看着张佳乐殷勤的把一颗橘子剥好递给他,异常殷勤的模样让孙哲平感觉不对劲。
他仿佛感受到了张佳乐这些行为下的……阴谋。

「大孙你快吃啊!我妈给我寄的,没毒的。」张佳乐自己也剥了一颗,此时他的手剥起一片看起来十分甜的橘子正要送入口中。

孙哲平瞅着张佳乐吃橘子,虽然感觉张佳乐给他橘子这件事有阴谋,但是瞧着张佳乐吃的模样,似乎是没事--
--个屁。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表情从🌝变成🌚,他看着自己手中的橘子,眼神整个都不一样了。
酸的?

看着张佳乐忍着酸意的模样,孙哲平默默给他递给张佳乐。

张佳乐刻苦的把酸到牙根的橘子吃完后,他挤出了非常灿烂的笑容,催促着孙哲平:「大孙你快尝尝,一点都不酸,很甜的。」

「乐乐……」

「真的大孙信我!不酸的。」

孙哲平无奈的看着张佳乐,张佳乐的表情坚定的就像当年每次比赛前他喊「这次我们要打爆叶秋」的那般坚定--
孙哲平,孙哲平自己给自己打气,吃吧,怎么能让乐乐失望。
不过就是个橘子。
虽然可能是个酸到刷新以往经验的酸橘子。

张佳乐看着孙哲平动作缓慢的把一片橘子剥开,他忽然觉得有点小愧疚--毕竟这橘子是真的酸,而且大孙人这么好对不对?常常给他寄零食什么的(虽然零食有不少都被副队收走了),当他正要开口说「要不就不要吃了吧」,孙哲平蓦然露出了笑容。

「甜的。」孙哲平说。

「什么……?等等!甜的!?」张佳乐先是愣了几秒才意识到不对,甜的?他吃了这么多天橘子就没吃到一个甜的,怎么孙哲平就吃到了?

「嗯,很甜。」孙哲平说,他主动把一瓣橘子递给张佳乐,张佳乐一吃,舌尖上的甜味让他的表情有点复杂。

同是同一箱橘子,为什么这甜度差这么多……?

「你还要吃吗?」孙哲平问,他的语调很轻快,显然心情很好--这跟张佳乐形成了一个对比。

张佳乐瞪着那一箱橘子,「我不信。」他说:「你乐爷我吃了这么多颗橘子,都没吃到一颗甜的,这不合理。」
「大孙你再吃一颗试试,我也吃一颗,我就不相信你还会吃到甜的。」

孙哲平无奈的看着张佳乐东挑西拣挑出了两颗橘子--一像美感很好的张佳乐不知怎的挑出了一颗奇丑无比的橘子,孙哲平发誓他真的没见过这么丑的。
虽然另一颗长的很漂亮。

「大孙,我觉得这颗漂亮的一定是甜的。」张佳乐看着手中形状漂亮的橘子,「这颗你让我吃好不好?」

孙哲平叹气,认命的拿起了那颗特别丑的橘子。

「靠,怎么又是酸的。」张佳乐一咬下去,酸橘子的味道瞬间充满整个口腔,他目光一转,入目的是孙哲平平静的表情。

「大孙?」

「……甜的。」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幽幽的说:「乐乐,你现在知道了吧,橘子不可貌相。」

「……我就想吃颗甜的橘子啊。」张佳乐委屈,他就想吃颗不酸的橘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乐乐……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你手黑?」孙哲平犹豫了几秒,最后开口。

「不可能!你的那颗也是我拿的!」张佳乐拒绝相信自己手黑。

「可能……你的手特别有良心?」孙哲平说。

「这跟良心有什么关系?」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孙哲平回答,「你的手有自己的想法。」
想了想,孙哲平在弄炸张佳乐的边缘蹦哒:「你的手和你不一样。」

「我靠大孙你什么意思!咱俩谈谈!」张佳乐炸了,他难道还听不出孙哲平有损他的意思吗?

「不谈。」孙哲平拒绝:「我跟你除了恋爱之外没什么好谈的。」

张佳乐:……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要接:其实我们还可以谈谈结婚的事?

-TBC-

评论(9)
热度(106)

© 梦无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