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无尘

笑笑家的小夢^_^
佛系写手
懶癌末期
有催更有文看
扩列→2074237175

【伞修】心悦君兮却已逝-上

丞相叶×将军苏

@不能煲汤的鱼/初三长长弧/不能煲汤 哦其实这篇文原本是1W的但是我想起你说你要看刀就把后面甜的砍掉了W

所以字数只有5000不要在意W

 

-以下正文-

 

京城有两大家族,倾权天下。

一是世代从军的叶家;

另外是世代为官的苏家。

偏偏这一代苏家叶家各出了一个拒绝继承衣钵的少年,明明两位少年都是天才,叶家少年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三元及第,后成了最年轻的丞相;

苏家少年则考取了武状元,成了历代最年轻的将军。

 

“唉,我真羡慕你有苏沐秋这么优秀的儿子,那像我家小修。”叶夫人想起了苏沐秋穿着戎装的模样,不禁叹息着,要是她儿子也从武就好,虽然她有两个儿子,但是她原本是希望大儿子照着叶家的传统成为大将军,可惜……

唉!

 

“我才羡慕你呢!小修那么聪明,他可是最年轻的丞相呢!”苏夫人连忙摇摇手,她才羡慕叶夫人呢!苏家历代为官的传统,大概就断在这一代了……

毕竟她膝下只有一双儿女,她总不能让她的闺女去为官报效朝廷吧?

 

两位夫人互相夸着对方的儿子,以及损着自家儿子,殊不知这些话都被苏沐秋和叶修听见了去。

 

树荫下有着少年靠着树,他的脸上噙着浅浅的笑容,半低垂着眼。

这人赫然就是南隽王朝的丞相,叶修。

“看来你被嫌弃了呢,苏将军。”

 

天上有颗果子掉了下来,精准的击中叶修的头顶,树上传来一声不满的轻哼:”说的好像你没被嫌弃一样,叶丞相。”

 

叶修唔了一声,他转过身来退了几步,仰着头张开了手。

苏沐秋从树上跳了下来,刚好落在叶修的怀抱里。

叶修把头靠在了苏沐秋的肩膀上,他轻轻笑了几声,故意嫌弃的说:”我这么想你,你一回来就这样和我对着骂?”

 

苏沐秋搥了叶修一下,”你不也一样?”

 

叶修笑了起来,他亲了亲苏沐秋,”欢迎回家,沐秋。”

 

“你们能不能别在有人的地方这么亲昵啊……”两人耳边蓦然想起了幽幽的女声,苏沐秋无奈的看着叶修和苏沐秋,摇了摇头。

她从小到大,就是看着这两个人牵着手一起去做坏事,然后一起受罚,然后互相调戏……

直到现在她依然看着这两个人谈恋爱。

 

苏沐秋松开了抱叶修的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好久不见啦,沐橙。”

 

“好久不见啦,哥哥。”苏沐橙笑咪咪地挽住了苏沐秋的手,另外一只手勾住了叶修的手,”走吧,晚膳已经好了。”

 

他们走到苏家,叶夫人和叶父已经坐在餐桌上了,叶修居然意外的看见了自家弟弟。

他原本以为叶秋会在军营里面……他怎么记得最近叶秋接下了清除南蛮的任务?

只见叶秋那张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带着浓浓的不满,他瞪着叶修,大步流星的朝叶修走去,伸手就抓住了叶修的衣领。

“混蛋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要听父亲的话从军!?”

 

叶修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弟啊,你兄长我好好的做着丞相,为什么要放弃丞相这个官位去从军?”怎么想都不值得啊。

 

叶秋一咬牙,”因为你是叶家的长子!”

 

“你不也是叶家的子孙吗?”叶修啧了一声:”叶家有一人从军即可。”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道:"弟啊,你看啊,兄长我现在位居高官,虽然不是武官,但是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而且你看看你兄长我,弱不禁风的,从武肯定是不合适。”

 

苏沐秋一听,憋着笑看着叶秋的脸色逐渐胀红,虽然他拚命忍着笑,但是他的牙关还是不小心溢出了几声笑声。

 

叶秋咬牙切齿道:”你?弱不禁风?”

当初是谁小小年纪就使的出漂亮利落的剑法?

是谁当初轻易就把几个大汉撂倒了?

这叫弱不禁风?

再说了,叶家子弟,哪一个弱不禁风?

从小就接受着训练,在弱,又能弱到哪去?

 

叶修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表情一片坦荡:”是啊!瞧瞧我这瘦弱的身子,风一吹我就飞了……”

 

叶秋瞪着叶修,只见叶修用着真诚的眼神回望着,他气得差点没吐血。

论嘴上功夫,还有脸皮,他是绝对赢不过叶修的。

 

“行了,我们去吃饭吧。”苏沐秋啼笑皆非的看着叶家兄弟用眼神交流着,他拍了拍叶秋的肩膀,道:”别跟你哥耍嘴皮子,你斗不过的。”

 

叶秋可没忘记刚刚苏沐秋憋笑的事,他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苏沐秋无辜的望着叶修:”我做了什么吗?”

 

苏沐橙摇了摇头:”哥哥你刚刚憋笑被叶秋哥看见了。”

苏沐橙怜悯望着叶秋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有叶修这样的哥哥,虽然叶修对待弟弟是真的真心,但是在嘴上损的分可一点都不少。

有叶修这样的哥哥,不知道是叶秋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皇帝坐在龙椅上,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文武百官,眼眸深不可测。

叶修在听见皇帝下只让苏沐秋领军出征,他的眉毛轻轻的皱了起来……

 

“你这次出征,小心一点。”叶修提醒着苏沐秋,他的目光带着满满的忧心,”我总觉得这次……”他瞧见附近有个人走过,警戒的消了音。

他觉得这次皇帝让苏沐秋出征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在皇宫中布的眼线传了个情报给他,说,皇帝想要立威……

君心难测,叶修也不明白为什么登基这么久的皇帝突然想要立威,但是他知道,要立威,皇帝的目标不是苏家,就是叶家。

苏叶两家,权力实在是太过强大。

虽然他们的根基强大……但是这一任的皇帝也不是什么蠢材,如果他没有一点心机,怎么可能能成为一国之君?

叶修猜测皇帝大概是想要让苏沐秋死在战场上,毕竟,苏家这一代人丁单薄,除了苏沐秋以外,也没有其他的男丁了。

其他的旁系,也没有什么人像苏沐秋这般优秀。

除掉了苏沐秋……

苏家,大概就结束了。

 

苏沐秋微微一笑,”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的。”

“毕竟除了我,谁受的了你?”

“所以我肯定要活着回来为民除害啊。”苏沐秋一摊手,那副模样倒是肆意张扬的很。

 

叶修白了他一眼,呵呵一笑:”为民除害?那还真是委屈你了。”

“可我怎么觉得,我才是为了国家收拾垃圾的人?”

 

“你说谁是垃圾!”

 

“你又是说谁是国家祸害!”

 

两人闹了一番,叶修把脸上的不正经收了收,他严肃的看着苏沐秋。

“万事小心,真的。”

 

苏沐秋点点头,他趁着四下无人,凑到叶修身边亲了一下。

“我会的。”

“你……自己也小心一点。”

 

苏沐秋领兵出征这件事压在叶修心头,叶修轻轻叹了口气,他的目光闪着光芒。

──看来得弄清楚皇帝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皇上,丞相求见。”

 

御书房里,皇帝哦了一声,似乎不意外叶修求见。

他的脸上平静无波……更正确来说,这种平静更像是冷漠。

似乎没有什么是能够打破皇帝脸上的平静。

 

“臣觐见皇上。”叶修低头,他的声音在御书房里回荡着。

 

“爱卿有何事?”黄帝的声音平静的响起,他把奏折阖上,目光带着审视看着叶修。

 

叶修低着头,轻声道:”皇上,臣有一事不解。”

“苏将军此次出征,图的是什么?”

 

皇帝的表情不变,只是眉毛微微扬高。

“爱卿这可是在质疑朕?”

 

“臣不敢。”叶修恭敬的回答:”臣只是不解。”

 

“是不解,还是反对?”皇帝的声音不变,但是说出口的话让叶修的眼底起了波澜。

 

叶修的表情虽然没有改变,但是仔细看他的眼神就会发现他的眼神有些凌厉。

叶修清楚自己的底线。

那就是他所爱之人。

 

皇帝深幽的黑眸微微闪烁了一下,他微微的勾起了笑容,但是这笑容过于冷漠,倒让人不寒而栗。

“苏将军手握兵权,权力过大,难免会有异心。”

 

“苏将军向来为国家出生入死,除了他,难免会让底下的人慌恐。”叶修答道。

“再者,我们武将不多,苏将军这人有勇有谋,威名远播,有震撼邻国的能力在。”

 

皇帝点点头,又道:”苏将军确实优秀,然而,南隽并非无苏沐秋不可。”

“爱卿的弟弟,不也是名优秀的武将吗?”

 

叶修心底一寒。

从皇帝的话听来,他看起来是铁了心要除掉苏沐秋。

“舍弟……”叶修犹豫几秒,缓缓道:”舍弟带兵经验不如苏将军多,我认为舍弟目前还比不上苏将军。”

 

皇帝不在意的摆摆手,”不,叶家世代从军,论经验,应是苏将军不如叶将军。”

“朕曾经听说过叶家教育下一代的方法──朕认为,叶将军在这样的培育之下,谋略眼光应不输给苏将军。”

 

“若舍弟听见皇上对他有如此好的评价,他定会高兴。”

 

“是吗?”皇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叶修,”那么爱卿呢?”

“听到我要除掉苏将军,爱卿应该很高兴吧。”

“毕竟没了苏家,叶家就是京城第一大家族了。”

 

叶修的手藏在宽大的袖口里,在皇帝看不见的地方紧紧握着。

手指深深的刺入了掌心。

叶修的手攥的死紧,脸上却扬着笑容。

“臣很高兴陛下如此看重叶家。”叶修道。

 

皇上笑了笑,道:”爱卿若无其他事禀告,朕要继续批改奏折了。”

 

叶修离开后,皇上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沉思。

他轻轻笑了起来。

“爱卿……朕可是知晓……你与苏将军之间的关系啊……”

 

叶修离开皇宫后,攥的死紧的手才松开来。

原本干净漂亮的手赫然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可见他是用了多大了力气。

他低着头,看着掌心的伤痕……

苏沐秋……

这次苏沐秋出征,肯定会出事!

但是他感觉到了皇帝方才其实是在试探……试探他跟苏沐秋的关系有多深……

他得想个方法,警告苏沐秋……

 

叶秋他也收到了一些消息,他连忙赶到叶修的房里。

他可是清楚自己哥哥和苏沐秋是什么样的关系。

“哥……”叶秋一闯路叶修的房里,就看见他哥抬起头看向他,脸色苍白,眼睛充满血丝。

 

“你是要跟我说苏沐秋的事吗?”叶修平静的问道。

 

“……你知道了?”

 

“是的。”叶修疲惫的按了按眉间,他慢慢地闭上眼睛,”苏沐秋这次,一定会出事。”

 

“你提醒过他了吗?”叶秋小心翼翼的问道。

 

“提醒过了,但我还是不放心。”他猛然睁开眼,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叶修很少露出这般失态的模样,可见他是真的濒临崩溃。

“皇帝这次是铁了心要除了他!”

 

“哥,你冷静一点。”叶秋抓住了叶修的手,他压低声音低吼,”你为什么就不相信苏沐秋呢!”

“我相信他一定会好好回来的!”

 

叶修安静下来,他知道叶秋是对的,他需要冷静。

他总会找到对策的……

但是──

为什么……他这么的不安呢……?

 

叶修频繁着接到苏沐秋的信──准确来说苏沐秋并没有直接寄给他,而是经由苏沐橙的手交给叶修。

信中其实也没有什么内容,无非就是那一句──我很好。

叶修曾经寄过信,但是他不清楚苏沐秋到底有没有接到信。

……然后,自从某天起,他再也没有接过苏沐秋的信……

 

南隽十一年,苏将军领兵出征。

同年,军中传来消息,苏将军,战死沙场……

 

叶修听着苏沐秋身殒的消息,他茫然的看着四周,双眼无神。

苏沐秋死了?

为什么要说这么拙劣又不好笑的笑话?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怎么可能?

他可是苏沐秋啊。

那个答应他会安全回来的苏沐秋啊。

他无神又空洞的环视着四周。

没有。

没有。

他看不见少年的身影。

苏沐秋……你在哪里啊……

为什么我一回身,却没有看见你?

苏沐秋……

沐秋……

 

“……哥……你还好吗……”

“……小修……”

“……叶修怎么了……”

 

好像有很多声音从遥远的远方传来……

但是为什么没有一个声音像他呢……

 

叶修是被一声压抑的哭声拉回了注意力。

在他面前的是哭红了眼的苏沐橙,女孩的眼睛通红,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涌现滚落。

“叶修哥……”苏沐橙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她的手轻轻抚在叶修脸上。

叶修抬起了茫然的眼睛,手指抹掉苏沐橙的泪水。

 

“沐橙……你为什么要哭呢……”他轻轻的、温柔的问道。

“别哭了……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打他……再不然让沐秋打……”

 

苏沐橙摇了摇头,泪水不断滚下,她小声的,缓缓的说。

“叶修哥,哥哥死了。”

 

“什么?”

 

“我说,哥哥死了。”苏沐橙重复道,她哽咽着说:”我没有哥哥了。”

“哥哥不在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听到了吗……?”

 

叶修看着苏沐橙,忽然就把苏沐橙抱住。

他轻轻的,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

“我听到了。”他听见自己轻声地说。

“沐橙,难过就哭出来吧……哭完之后,我们要笑给他看……”

 

苏沐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她不再压抑,她的哭声响遍叶府。

 

叶修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哭。

他笑了。

笑得灿烂而悲伤。

 

叶修看到了苏沐秋写的信。

那是一封每次上战场前都会写的信。

写给……爱人或家人的信……

一封,只会在写信者死去后才会寄出的信……

 

他看着苏沐秋说,他是将军,他有责任,保家卫国。

皇帝想除了他,与他保护这个国家,无关。

他说他也记得他会好好的。

但是万一,他死了的话。

请记得他不是故意要违背诺言。

请记得曾经有个叫苏沐秋的少年爱过叶修。

 

叶修看着苏沐秋潇洒的字迹在信纸留下痕迹,他闭上眼睛闷笑了起来。

“我爱这个国家。”他说。

“我爱着这个苏沐秋用生命去捍卫的国家。”

“但是……”

“也许是时候,换个君王了……”

 

南隽十三年,太子在丞相的帮助下,登上了皇位。

同年,丞相辞官。

 

“爱卿,朕是真的欣赏你的能力……”新皇帝试图挽留叶修,但是叶修抿着唇笑了笑,却没有留下。

 

“臣相信陛下一定可以治理好这个国家。”

“臣……还有一些事,要去做。”

 

叶修来到了边境,他蹲下身子,用手去触摸这片土地。

这土地曾经被苏沐秋的血染红过。

 

他忽然不顾形象地躺在了地上,他看着天空,像是想在天上找出什么一般。

他突然好奇起当初苏沐秋死去前看见的景象是什么。

是不是也像他看见的一般……

 

他闭上眼睛。

好像能听见少年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

可再睁眼。

只是一片虚无。

终究不过是他的幻想罢了。

 

-TBC-

心悅君兮卻已逝 下

评论(20)
热度(60)

© 梦无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