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无尘

笑笑家的小夢^_^
佛系写手
懶癌末期
有催更有文看
扩列→2074237175

【喻黄】快穿之占据你身边─02熟悉感─

 @宁寒 发了发了你真的太过分了居然阻止我懒癌。(气鼓鼓)

 

师父喻X废柴徒弟黄

 

-以下正文-

 

黄少天花了一段时间休养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活力,并且开始适应这个新身体。

比如说,这个身体的修为。

说实话在黄少天听完张佳乐嘲笑般地说完原主的身体的修为,他就好奇了──为什么喻文州一个堂堂的青云峰峰主,想拜他为师的人多的去了,为什么喻文州就偏偏挑上了原主这个天分称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是有点低的人收为徒弟?

重点是,喻文州收的其他徒弟都是极为优秀的--比如说黄少天的大师兄苏沐秋,那可是个惊世天才,他的修为足以和当年的喻文州相比,而苏沐秋的妹妹苏沐橙的天分虽然没有自家哥哥这么高,但是也是可以随随便便鄙视一般人的那种。

唯独黄少天……

 

“没准是你长的顺喻文州的眼?”张佳乐一摊手,他操控的黄少天手中的剑胡乱刺了一通,差点让黄少天跟着剑扑了地。

“卧槽张佳乐你能不能别闹我要摔倒了你知道吗!”

 

黄少天勉勉强强恢复了重心,他瞪了自己手中的剑,拍了一下剑身。

 

张佳乐附在剑上,猝不即防被黄少天这么一打,闷哼了一声:”你干什么打我?”

 

“谁让你不安分我就让你皮让你皮你有本事继续皮看我还不打死你!”黄少天怒视着自己的剑--在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人的视界中这件事其实挺正常的,但是在苏沐秋眼中,他看着自家师弟瞪着自己的剑骂骂咧咧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

师弟这是御剑摔下后摔坏了脑子吗?

思至此,苏沐秋看向黄少天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怜悯──师弟年纪轻轻,好好修练肯定还是能有一番作为的,结果就这么傻了……

该说是造化弄人吗?

 

跟在苏沐秋身边准备找个地方练剑的苏沐橙瞅见黄少天的模样,不解的看向了苏沐秋。

“哥哥,师兄这是怎么了?明明我前段日子看见他他还好好的啊。”怎么才过几天就傻了?

这可不行啊,师兄可是师父最喜欢的徒弟,要是师兄就这么傻了,师父该有多难过啊?

 

苏沐秋垂下眼,他看着妹妹:"我也不知道,沐橙,你之前见师弟的时候师弟真的没有什么异常吗?”

人变傻吧,也该是在醒的时候就傻了啊,怎么会突然傻了呢?

 

“我觉得没有啊,我之前给师兄送饭的时候,师兄都好好的啊。”就是看着师父的时间有点长……不过以前师兄就很喜欢看着师父,所以这大概也不算什么异常吧?

 

“那真是怪了。”苏沐秋严肃的拧起了眉头:"要不这样吧,过几天我下山去找找有没有什么人曾经和师弟有一样的情况……在看看有没有什么药草方子可以治治师弟。”

 

苏沐橙点点头,”那我现在先去跟师父说说师兄的事。”

 

苏沐秋温柔的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去吧。”

 

在一旁与张佳乐唇枪舌剑的黄少天因为太过专注于和张佳乐斗嘴,所以没有注意到苏家兄妹看着他的眼神整个都不一样了。

当然也没有听见苏家兄妹说的话。

 

苏沐橙的动作是很麻利的,不到一会的时间喻文州就出现在黄少天附近,外表看起来喻文州的表情是没有半分慌张的,但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喻文州的步伐比平时快了不少。

“少天?”喻文州温和的嗓音响起。

 

“队──师父?”黄少天差点顺口就说出队长这个称呼,还好话到嘴边就被他吞了回去,只发出了一声队的声音,”师父找徒儿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仔仔细细的把黄少天从头到脚看过了一遍,对方的表情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也没有苏沐橙说的那样看起来傻掉的迹象──默默在心底松了口气后,喻文州露出了惯有的温柔笑意,道:”为师想来看看你修练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正想回答说他在适应一段时间就可以有和原主差不多的实力了──张佳乐忽然在他脑子里大吼一声。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你叫什么?”

 

“你才想什么呢!你刚刚想的那件事是能说出来的吗!?”张佳乐白了黄少天一眼,”喻文州可不知道他的小徒弟被另外一个世界的黄少天掉包了。”

“你这个时候就应该说很有困难,希望师父指点一二啊──趁机刷好感度有没有!?”

 

黄少天鄙视的看着张佳乐:"你确定这样有用?文州难道不会因为这样觉得我太废柴了而把我逐出师门?”

 

张佳乐回以更鄙视的眼神:"当然不会啊,原主已经很废柴了喻文州对他的好感度还不是高的吓人──已经有六十了你知道吗?”

 

“我靠!”黄少天急了:"谁让你跟我说好感度了?这东西不是有次数限制的吗比如果一个任务只能问几次这样的吗──”

宝贵的次数就这样被张佳乐顺口用掉了……张佳乐不心疼他心疼啊!

 

张佳乐先是愣了几秒,干咳了一声:”这个不算,毕竟你没有问我是我自己不小心说出来的。”

“算你赚到了。”

 

听到不算次数以后黄少天的表情瞬间放松,他得意的笑了笑:"居然已经有六十了?不愧是文州啊不管到哪个世界我和文州都是天生一对的……”

 

张佳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能不能闭嘴别发狗粮。”

身为一个系统,一个不能和对象一起工作的系统,张佳乐听着黄少天发狗粮都都有点难受。

有对象了不起吗!

我也有啊!

只是我现在不能见我对象啊!

以上,是张佳乐在心中吶喊的心声。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呆呆地没有回应,目光严肃了起来,他轻轻把手贴到黄少天额上,感受着温度。

没有发烧啊……

 

突然一个微凉的手覆上额头,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缓缓地眨了眨眼。

这温度……

熟悉的让人想哭。

黄少天毕竟才进入这个快穿系统不久,他好好的一个电竞选手怎么就突然进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黄少天的内心其实很不安。

万一任务失败怎么办?

万一他回不去原来的世界怎么办?

虽然有张佳乐这个熟人在,但这也只是稍稍安抚了黄少天的不安。

可是喻文州这个动作,让他的心里莫名踏实了起来。

两个世界的喻文州在这个时间点重合了起来。

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好。

……他的文州。

-TBC-

 

 

评论(4)
热度(41)

© 梦无尘 | Powered by LOFTER